相关文章

南昌中山路100号有群百分百“憨兵”[图]

  2012年新年伊始,面对从火海中救出的深度昏迷的61岁老人,南昌市西湖区公安消防大队八一中队(原中山路中队,目前省公安厅已批复同意更名)班长胡庆松跪下去,嘴对嘴地为她吸出浓痰,通过人工呼吸,最终使老人转危为安。当其他的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只是很简单地说:“她和我的奶奶差不多,我必须救她。”

  南昌市公安消防支队政治处副主任、西湖区公安消防大队原教导员章新亮开玩笑地说:“傻兵一点都不傻,他们默默无闻,兢兢业业,不怕牺牲,无私奉献,就是这样一群百分百憨兵!”

八一中队有群“憨兵”

  “最傻消防哥”生死攸关“献吻”救人

  今年1月3日凌晨4时许,南昌市西湖区团结路绿源小区一民房突发大火。胡庆松和战友们赶到现场时,发现现场一片混乱,起火房间浓烟涌出,伴有猛烈的火光。

  神情焦虑的俞坚青老人急切地向消防员反映:“我老伴还困在里面呢,你们救救她!”

  大火和浓烟已将入口堵死。不容多想,接现场指挥员命令后,作为搜救小组成员的班长胡庆松立即佩戴空气呼吸器进入火场。几名战斗员大声呼喊摸索到主卧室,但始终没有回应,猜测老人已经昏迷。10分钟后,他们在主卧室卫生间门口找到了处于深度昏迷的被困老人。

  胡庆松与战友迅速将老太抬到外面,并拿来被子和衣服给她盖上。此时,120还没有赶到,胡庆松发现老人口腔内有很多黑色污垢和浓痰,呼吸困难,四肢抽搐,双眼翻白,随时都有窒息死亡的危险!

  “我来试试!”在战友的协助下,胡庆松突然跪在老太身边,时而按压胸部,时而挤掐人中,可就是没有明显效果。

  这时,让现场所有人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只见胡庆松大喊一声“奶奶,你一定要挺住”,突然快速俯下身子嘴对嘴对老太做起了人工呼吸!顿时,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当老人嘴里大量的浓痰、烟灰、唾液一次次涌入胡庆松的嘴里时,胡庆松丝毫没有退缩。一次、两次、三次……6分钟后,老太的鼻子出现微弱的呼吸,随后开始开口喘气……

  一位50多岁的妇女哽咽地说:“一个年纪轻轻的战士,不沾亲不带故,毫不犹豫为满嘴污垢的老人做人工呼吸,就是亲人也难做到啊!”

  当别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时,他只是简单地说:“救人最要紧,何况那位老人家就像是自己的奶奶一样。”

  胡庆松的故事很快被好心人发布到微博上,网友们亲切地称他为“最傻消防哥”。2012年5月,胡庆松登上4月份中国“好人榜”,并荣获“江西青年五四奖章”荣誉称号。

  做事一板一眼被叫“实在队长”

  见人一脸微笑,做事一板一眼,为人诚诚恳恳。私底下,八一中队的战士都叫中队长葛志坚为“实在队长”。

  葛志坚一直在基层摸爬滚打。从军校毕业以来,他参与指挥灭火及社会救援4000余次,手上、腿上清晰地留下了一道道伤疤。他先后被总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三争优’先进个人等,两次荣立三等功。在参加总队的比武竞赛中,他还获得“爬绳上四楼”第三名、百米提带干部组第一名等好成绩……

  针对辖区棚户区低洼危旧平房户户相连,多为木质结构,一旦着火极易造成火烧连营的特点,葛志坚组织创立了“四人一组绳索牵引救人,抢占最高阵地居高临下射水,快速合击围堵火势蔓延”的灭火要诀和战术战法,并反复到实地进行有针对性的战术演练。同时,针对棚户区取水困难的实际,大胆改用“远距离集水供水法”,即用两条消防水带连接消火栓的两个端口,同时连接到集水器,再由吸水管供水到消防车进行灭火战斗,大大提高了实战能力。

  葛志坚对家庭饱含愧疚。去年,第七届全国城市运动会在南昌举办,主会场消防安保任务艰巨。可就在这时,他远在上海工作的妻子在下班回家时在居住的小区附近被歹徒刺伤住院,背包和现金、各类证书、发票全部丢失了。

  葛志坚和妻子长期两地分居,一直对妻子怀有深深的歉意,这次妻子住院更是让他心急如焚。可是想到眼下正是七城会安保的关键时期,他只好打消了向领导请假去上海照顾妻子的念头。于是,他只好让远在老家的母亲,连夜乘火车赶往上海照顾妻子。

  年幼获救立誓长大后当消防兵

  八一中队副指导员彭轲常说,如果人生是一个坐标,那么空间就是横坐标,时间就是纵坐标,而人就是其中的坐标点。他是其中的一个点,“消防”就是他的运动轨迹。

  彭轲从小在军营长大,但在儿时的记忆里,“消防”的概念对于他来说是模糊的。直到有一天,他才真正体会到其中的含义。

  那是他5岁的时候,一天傍晚,爸爸出差去了,妈妈也不知何故不在家,留下他一人在家睡觉。迷迷糊糊中,他闻到满屋子刺鼻的味道,自己一直想大声喊,却又怎么也喊不出来。他又想爬起来,却浑身使不上劲,再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一位消防叔叔正抱着他往楼下跑。那位叔叔头上戴着重重的头盔,脸上戴着面罩,身上的衣服显得有点大,脚上穿着笨重的塑胶套靴,但跑起路来却很快。原来,他家发生煤气泄漏,幸好邻居发现得早,报了警……

  从医院回来,小小年纪的彭轲心中就暗暗发誓:消防叔叔,长大以后,我也要成为你!

  2007年,彭轲大学毕业,顺利考入江西消防部队,不久就分到了中山路中队。

  然而,梦想的实现,对于一个大学生警官来言,有很长的路要走。彭轲在磨砺中锻炼,在锻炼中成长。近几年来,他连续被支队评为“优秀基层干部”。他说,在消防部队这个大家庭里,他只是一棵微不足道的小草,但他要竭尽所能地展现每一片绿!

  要入中队先过“4+1”这一关

  入伍10年,先后荣立三等功两次,二等功一次,被总队评为“十佳基层指挥员”,被省公安厅评为“全省优秀人民警察”,八一中队副中队长涂亮一身“虎”劲。

  多年来,在训练场上他对战士们有时“狠”得过分,对自己更是“狠”得出奇,要求战士做到的,首先自己必须做到。就是靠着这种精神,他先后代表所在支队参加了省公安消防总队三届岗位练兵竞赛,获得了6个第一、17个其他名次的好成绩。2011年,作为江西消防代表队惟一一名干部,他代表总队参加了全国第一届打造现代化公安消防铁军大比武竞赛。

  别看涂亮人高马大,琢磨起战术战法来却心如针细。去年,他结合实际创立了“4+1”战斗力生成模式。“四”个基础为体能标准硬性化、攻坚项目全能化、器材装备通透化、岗位技能专业化,每项都有严格的规定,要求所有官兵都必须无条件达标和完成;“一”个综合是指无预案综合演练,强化的是火场协同作战与快速反应能力,要求每名战斗员都能完成指挥员下达的作战指令。如今,要想真正成为中队的一员,就必须先过“4+1”这一关。

  火场里应外合父子兵上阵

  1996年2月19日,西湖区筷子巷派出所附近的一栋居民宿舍楼,由于二楼线路老化,突然发生大火。接到报警后,时任八一中队中队长的邱军峰火速率领官兵赶到了现场。此时,火势已经迅速蔓延,整栋8层楼房的群众乱作一团。

  邱军峰经过侦察后,迅速下达了兵分两路的作战命令:一路铺设水枪阵地,出两支水枪阻止火势蔓延,进而将火魔彻底歼灭;一路组织疏散人员,将被困群众全部转移到安全地带。

  就在激烈战斗之时,邱军峰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不是自己的父亲邱娥国吗?可是,此时正是灭火战斗的关键时刻,父子相见却不能一时相认。

  全国公安战线的老英模邱娥国当时还在筷子巷派出所工作,起火部位正好在派出所不远处。接到报警后,所里的民警看老邱年纪大了,到火场不安全,都劝他不要去,可他就是不肯。他二话没说就赶到了现场,并及时协助消防官兵维持现场秩序,组织转移被困群众。此时,老邱知道,也看到作为辖区的消防队队长,儿子邱军峰正在火场指挥战斗,但他一样不能在这时与儿子相认。

  于是,父子俩一个在火场内奋勇救火,一个在火场外尽力维持秩序。一个半小时过去,大火终于被扑灭,群众全部转危为安。此时,邱军峰远远地看到父亲顾不上满脸的污垢,正兴奋地向他快步起来,邱军峰突然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激动地快速迎了上去,两双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见义勇为火场外有“猛张飞”

  入伍10年,参加灭火作战抢险救援3200多次,救出被困群众100多人,先后两次荣立三等功,两次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一次被总队评为“十佳消防卫士”,他就是八一中队中队长助理孟庆涛。

  2002年,17岁的庆涛从山东邹城县一个偏远的农村入伍,实现了他儿时的梦想。

  孟庆涛不愧是一名山东好汉。2005年7月中旬的一个傍晚,邹金波正带领6名新兵在中队营院内进行“水带连接”科目的操练。

  “有人抢劫呀!”听到求救声后,邹金波迅速带领新兵跑到门口,只见一名男子正朝系马桩方向跑来,后面两名协警正急切地追着他。邹金波和战友立即站立在马路中央,拦住了该男子的去路。见前方已被拦截,后面有人追赶,情急之下,抢包的男子误闯进了左边八一中队的营区……

  邹金波和战友迅速封锁了大门,中队其他官兵闻讯也包抄了过来。抢包男子不肯束手就擒,还从腰间拔出一把弹簧刀,气急败坏地说:“别过来,谁过来我就捅死谁!”可还没等他说完,人高马大的孟庆涛左脚一个侧踹,接着右脚一个前蹬,瞬间就把他踢翻在地。

  抢包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其他战士摁倒在地,双手被反剪,动弹不得。此时,协警和失主跑过来了,将抢包男子扭送到公安局。原来失主姓熊,是一名个体老板,家住象山南路,刚从客户那里结完几万元的货款回家,没想到遭遇了抢包贼,货款差点儿被抢走。

  □文/图 戴保生 周志华 赖朝文 记者黄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