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共享办公”登陆中山

当许多上班族还在朝九晚五地从固定办公场所进进出出时,一种全新的办公场景——共享办公平台正在中山悄然铺开。

低廉的租赁成本、灵活的退出时间、多元的增值服务,是这些平台大受欢迎的原因;蓬勃的民间创业热情、长期存在的写字楼过剩压力,则是这些平台不断成长的有利土壤。

但当市场将烙饼越摊越大时,扎堆共享办公领域创业的中山企业,如何才能破解同质化严重、客户黏性不够等发展痛点,真正迎来行业的风口?

南方日报记者 黄煜升

行业变革

东区现多个共享办公平台

从共享单车到共享充电宝、共享纸巾,当前共享经济已经渗入到许多人的日常生活中。而在商务领域,写字楼出租也开始抢滩共享经济市场。

共享办公,是指来自不同公司的个人在联合办公空间中共同工作,在特别设计和安排的办公空间中共享办公环境,彼此独立完成各自项目。办公者可与其他团队分享信息知识、技能、想法和拓宽社交圈子等。

在东区利和广场商业中心18楼,一个名为“库客共享办公”的办公平台正在紧锣密鼓地装修中,预计明年2月初将正式开放。据介绍,这里的办公空间总计近1800平方米,设置了个人移动工位、独立工作间和开放式座位三种位置,一周起租。一个工位每人每周租金最低199元,如租一个月最低为499元,开放式工位则免费对库客空间的所有客户开放。

库客空间联合创始人于佳告诉记者,在这个办公空间内,配备有两个会议室,大型会议室可容纳30—50人,小型会议室可容纳10—20人。另外,这里还配备有可以免费使用的健身房,以及其他日常办公需用到的设施。由于项目配套丰富且地理位置较好,目前有近30%的工位已经被预定,预计半年内能达到95%的出租率。

在大东裕国际商务中心,半年前刚成立的中山市集创梦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也打造出了一个名为“集创梦想”的办公空间,可提供300个工位以及咖啡区、会议室、路演空间等配套设施。一个工位租金最低599元/月,包含了水电、网络、物管等费用,签约3个月可免费使用会议室。

据介绍,集创梦想走的是轻资产模式,即从物业主手中拿到物业,对其进行更新改造,让它更符合区域发展需求,更符合创新创业主体、年轻群体的办公需求。一方面,集创梦想以长期租赁的模式,帮助物业主缓解放租、装修等压力;另一方面,为使用者带来高性价比的办公方式,即便只有一个人创业,也可以享受一个独立、舒适的办公环境。

集创梦想大东裕空间社区运营经理郑华芳告诉记者,大东裕空间11月才正式开始对外招商,但目前入驻率已经超过七成,当中绝大多数是初创企业。

模式创新

分享的不仅仅是办公室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共享办公有何吸引力?

“地段、交通、价格、环境,这些可能是初创企业选择办公地点时要考虑的主要因素。以社群、社区、社交为出发点的共享办公模式,几乎融入了所有需求点。你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正准备在库客共享办公预定5个工位的“80后”游凌峰说道。

游凌峰近期刚准备注册公司创业,他认为,从前期投入来看,进驻共享办公平台可使最短租期缩短,且无需押金,初创公司无需在前期“冻结”大量资金,从而提高资金的流动性;从平台服务来看,传统的办公租赁只提供基础办公家具,而共享办公提供的服务更齐全,基本可实现“拎包入驻”,大大节约了企业入驻的时间成本。

郑华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8个人的创业团队,若在中山甲级写字楼租下80平方米的办公室,包括租金、设计装修、办公家具等费用,总计需19万元左右。但若入驻集创梦想,一年仅需5万元左右。

中山知名商业策划专家刘睿指出,对于许多初创企业来说,入驻共享办公平台其实还有一个好处:共享办公区域内存在着大量的认知盈余,这是共享经济的底层。兴建共享办公平台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将这些认知盈余都释放出来,在这一过程中形成商业的链接。

记者采访发现,中山已经开始运营的共享办公平台,绝大多数都将构建商业生态作为重要发展方向。例如,集创梦想大东裕空间融合了法律顾问、管理顾问的服务,可为中小企业创业提供服务。另外,为提高空间的黏性,该平台还计划筹建梦想书友会,建立同一兴趣的圈子线下社交。

发展土壤

民间创业热潮持续高涨

共享办公模式公认起源于2010年美国最早的众创空间WeWork。在政策引导和资本利导的双重作用下,短短几年共享办公模式在国内一线城市蔚然成风。目前国内共享办公空间超过4000家,甚至出现了优客工场这种达到独角兽级别的企业。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山市场上主打共享办公概念的平台已经超过5个。为什么这些平台会在今年集中出现?

“民间创业热情的高涨以及创业团队的增多,是中山共享办公出现的有利土壤。”合富研究院高级分析师谢仲娟指出,近年来,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中山的商事制度改革、优化资本市场等一系列措施,极大地激活了民间的创业创新热情,这也催生出了许多办公需求。

记者从中山市工商局获悉,截至今年9月底,全市的市场主体已经超过34万户,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1万户,各类市场主体注册资本更是大幅增长了近25%。

在谢仲娟看来,促使共享办公平台出现的另一个因素,是当前写字楼的供需矛盾。长期以来,中山写字楼供应一直处于过剩状态;但另一方面,写字楼租金高企,面积较大,让许多创业型的小微企业颇为苦恼。引入共享办公模式,可以有效缓解写字楼过剩的局面,必然会受到市场欢迎。

在中山,目前从事共享办公平台搭建的,以本土的创业团队居多,而非一线城市已经扎堆出现的梦想加、新派公寓、无界空间等品牌。为什么这些创业团队会选择在共享办公这个领域创业?

于佳坦言,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共享办公已经不是稀奇的东西。之所以选择这个领域在中山创业,主要基于两方面考虑。一是,中山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地带,在未来几年将迎来非常好的发展机遇;二是,中山近年来积极鼓励扶持创业创新,社会上的创业团队不断增多,预计未来几年对共享办公的需求也会不断增大。

“我们项目地处利和商圈,周边拥有非常成熟的配套,许多创业者会优先选择来这里办公。我们近期也跟一些学校沟通过,如大学生来这里创业,会给予相应的帮扶,比如租金上的减免、创业思路的指导。从长远来看,我们看好中山的共享办公市场。”于佳展望道。

突出重围

摆脱“数桌子”收租模式

虽然共享办公平台一推出就大受欢迎,但当市场将烙饼越摊越大时,同质化严重、客户黏性不足等阻碍共享办公企业发展的问题也开始凸显。

今年4月,中山一创业团队在东区推出近1200平方米的共享商务空间,招募对象为策划、设计、摄影、互联网、电商等创客群体,会员费用为600元/月/位起。为提高吸引力,这个平台原计划开发社交以及提供发票、社保等相关政策。不过记者近日再致电该平台的客服时获悉,由于招商不理想,该共享办公平台已经停止运作。

中山共享平台持续增多,如何才能解决行业痛点,实现错位发展?

“同是一张桌子,地产商看中的可能是桌子背后人的居住需求,运营商看中的是桌子背后人的共享链接需求。”刘睿认为,虽然共享办公的产品表现可能差不多,但运作机理却有可能千差万别。每一个空间品牌都有自我价值和自我定位,但一定要做出自己独特的味道,才能吸引相关的客户人群。

谢仲娟认为,当共享办公的资源共享、资源聚合达到一定程度时,能够产生非常大的化学效应,使得企业发展的成本大幅降低。检验共享办公模式是否成功,要看它是否提高商业交易效率、是否降低交易成本。随着共享办公的增多,单一“数桌子”的收租模式必将被淘汰。

“每一个共享平台都要有一定的主题,不能漫无目的地进行招商,否则最终招进来的会是没有相关性的行业和企业,也无法实现集聚效应。”谢仲娟分析道。